安格斯牛湘中

一种名叫“安格斯”的新西兰黑牛,远涉重洋,在湘中涟源“落户”后,与湘南、湘西黄牛杂交,目前已形成10万头规模的湘中黑牛新种群。
初春时节,记者慕名来到涟源采访,在县城通往石马镇的公路旁,不时见到一栋栋的牛舍,“哞?哞?”的牛叫声,由近及远,好一个惬意的乡村“牛世界”。随意步入公路旁的一户农家,户主易礼付正提着一捆干草,走向牛舍。他说:“母牛怀孕快9个月了,没准,新年就能添个‘小宝宝’。”
易礼付养了3头母牛、5头肉牛,全是“安格斯”的后代???湘中黑牛。他所在的石马镇朱泉村,家家养牛。“这黑牛长得快,一年多即可出栏,产肉也多,一头黑牛比本地牛可多卖千余元。”当地畜牧部门反映,去年1万多农户养殖湘中黑牛,户均年收入超过3万元。
靠牛致富的湘中农民亲切地称所养黑牛为“牛宝宝”。省畜牧专家张桂才对这种杂交牛也赞不绝口:外表黑不溜秋,浑身圆滚滚的,产肉比传统役用牛多出50%;体型仅稍大于本地牛,既能圈养,又能放牧,适合我省广大山区养殖。
然而,安格斯牛不远万里来到湘中之初,却并不被人接受。6年前,我省牛业龙头???天华牧业公司初创,想方设法从新西兰引进了68头安格斯种牛,繁殖出首批21头纯种公牛,发动农民购买养殖。不少农民围着看“稀奇”,就是不肯掏钱买。这也难怪农民。张桂才介绍,为调整养殖业结构,发展商品牛生产,增加农民收入,上世纪90年代以来,我省先后引进过“西门塔尔”、“夏洛来”、“摩拉水牛”等世界级名牛,或因为体型大,行走艰难,上不了山;或不适合本地生态条件,均难成气候。
“天华牧业”情急之下,便想出“一招”:把繁殖的纯种公牛放到农户饲养,政府给予良种补贴,让利于养牛户。双方签订协议,公司负责配种、防疫和技术服务,纯种公牛与母牛下崽子归饲养户,养成后按高于市价20%卖给公司。安格斯种牛放农户饲养,“掉膘”可怎么办?公司便向养殖户供应黑麦草种子,田里土里都种上。但一家一户两、三亩田土,不够黑牛裹腹。公司又以村为单位,发展订单种草,一亩草割4茬,确保每亩种草的收入高于种水稻。农民的后顾之忧消除了,养牛的积极性高涨起来。短短几年,养牛专业户遍及涟源全市。此后,公司又几次引进安格斯种牛,每年向农民供种。公司常年存栏纯种安格斯牛400头左右,成为了全国最大的纯种安格斯牛基地。
为了做大做强牛产业,更好地协调公司和农民的利益,在政府引导下,涟源市于2004年底成立了养牛协会,重点养牛乡相应成立分会,90%的养牛户自愿入会。近两年,公司与养牛户签合同,协会便出面担保履约;公司主推“秸秆氨化养牛”等技术也通过协会,送到养牛户手中。岁末年初,协会还代表农民与公司协商制定收购的订单价。天华牧业董事长肖自江说,有了协会,公司和养牛户利益共享,产业进一步壮大。
在涟源,白马、七星等一些村,都有“黑牛路”。村民说,正因为村里养牛多,才争取到交通部门扶持,修通了水泥路。一些村民把沼气灶称作“牛气灶”,全靠黑牛“争气”,市能源办才派来技术员,每户补助1000元的器材,帮助农民办沼气。有关部门大开“绿灯”,市政府也每年拿出200万元,奖励养牛大户。目前,涟源牛业已形成了“公司+协会+养牛户”的现代产业模式。天华牧业万头肉牛屠宰加工线已投产;“湘中黑牛”牌系列牛肉打响品牌,被评为全省惟一向北京奥组委推荐的品牌牛肉;引资兴建的天隆肉牛交易市场,年交易量达3万多头,成为全省第一牛市。
从涟源看全省,三湘农民赶着牛儿奔小康,本该是理想之选。我省有天然草场8500万亩。山丘区林草相间,湖区草滩连片;且地处亚热带,四季长草,无明显枯荣期。但是,很多地方一户农民养几头牛,防疫、草料、销售,样样要操心;牛的生长期在家畜中最长,养两年多方可出栏。比较之下,养牛又并非合算。刚下发的中央一号文件,专门提到发展健康养殖业。养牛,自然也是题中之义。对我省而言,“牛”的路子到底该如何走?看一看涟源牛业,也许会有所启发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标签:
网站地图xml地图